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緻敬某人 1-2
緻敬某人 1-2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强奷在线播放,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超碰97资源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一)心動的感覺

一切都一切都應該從頭說起,那是一個惬意的下午,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我們的女主角張筱筱正在去電玩城的路上~ 她有個特別的愛好,就是夾娃娃,家裏邊大大小小,千姿百態的娃娃已經擺不下了。今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新出的「喜羊羊」玩偶。

作爲一個骨灰級夾娃娃選手,不曾想竟然在今日折戟成沙,都夾了100多次,200多塊錢了,一隻隻喜羊羊依然待在玻璃框中似乎嘲弄著的眼神盯著她。

因爲,就兩個喜羊羊窗口,其他等不及的人也頗有微詞,在背後小聲的議論著什麽。

「要不我來幫你試一試吧?」突然一個溫柔的男生在左側響起。

張筱筱轉頭一看,隻見一個特別帥氣的小夥子,牽著一個特別可愛的小姑娘,大概6、7歲的樣子,甚是討人喜歡。

還沒等張筱筱回複,男生又主動說了:「是這樣的,今天我帶侄女來夾娃娃,她特別喜歡喜羊羊。但是排了很久的隊也沒有排上,她晚上就要趕飛機回家了。所以,您看,要不我幫你試一試?」

其實,張筱筱也正玩得有點心煩,她正好休息一下,如果能加上來更好,如果夾不上來也沒事,畢竟是個大帥哥呀。

「嗯,那你來試試吧!不過我的幣隻夠夾5次了,你先夾著,我再去買點幣。」

張筱筱冷淡的回答道。

「不用了,我這的幣可以夾上個50多次,而且,隻要給我侄女夾上一個就行了,你就在這幫我加油就行。謝謝你了哈」

「謝謝阿姨,你真的超級漂亮哈,我要是有這麽漂亮一個嬸嬸就好啦!」小姑娘雀躍的、甜甜的沖著張筱筱笑說著。

雖然童言無忌,可還是把兩個小大人整得羞紅了臉。小夥子,趕緊接過了控制按鈕,演示了突然的尴尬。

很快,張筱筱的5次機會用完了,依然一無所獲。小夥子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哈,待會如果夾到了,第一個就給你哈。」

「沒關系,你繼續~ 給小妹妹夾到更重要。」

「謝謝小姐姐,你真的又漂亮又善良啊。不過,我也覺得第一個給你啊。」

小妹妹真誠的說到。

一路無言,小夥子繼續認真的夾著娃娃,當小夥子隻剩10次機會的時候,終于夾上來了第一個,「這個給你,感謝你了哈!」

同時也聽到小姑娘雀躍的跳起來了,「叔叔真棒,我好喜歡你哦。」

「還是給小姑娘吧~ 我離家近,隨時都可以過來的。」

「沒事,說好的,第一個給你,」說著硬塞到了張筱筱手裏,「而且,我已經掌握了訣竅。」小夥子神秘的笑著說道。

果不其然,剩下的9次機會,果然又整了5個上來。

然後,張筱筱4個,小姑娘一人2個,十分開心的抱著娃娃,並讓給後面的人去夾了。

「剛那小夥子,真的很牛啊,應該是打破這台機器的記錄了。」

「對啊,我聽說,之前最高紀錄是一個人一天夾了3個,這個娃娃太光滑了,夾起來的難度很大的。」

背後的人竊竊私語。

「你好,我叫龐世峰,今天非常感謝你。」

「我叫張筱筱,應該感謝你才對啊,不過我有個疑問哈。」

「請說!」

「爲什麽你開始都夾不上來,直到最後幾次突然有如神助哈?」

「因爲,」龐世峰故意停頓了一下,「這是我第一次夾娃娃,前邊一直都是在適應手感和力度,說起來,你還是我的師父呢。」龐世峰說著還不好意思的看著張筱筱。

「哇!第一次夾娃娃就這麽厲害了啊!趕緊的,加一下微信,以後,夾娃娃遇到瓶頸,就直接呼你啦~ 」張筱筱開心的說著,聲音都不自覺大了起來。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呢,能夠與這麽個大美女一起夾娃娃是我的榮幸。」

龐世峰趕緊接話道。

「哼!叔叔真過分,合著跟我夾娃娃就不開心咯,我就不漂亮咯。」小姑娘吃醋到。

「漂亮,漂亮,飛雪(小姑娘)是最漂亮的啦!」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到,說完還相視一笑。

「哼哼哼,這還差不多。」笑容一會就浮上了可愛的小姑娘臉上。

「原來你叫飛雪哈,很好聽的名字啊!你這麽活潑,皮膚這麽雪白,真的挺合適你的。」

「謝謝姐姐,你名字中的xiao應該是『幽娟松筱徑』的筱吧?大小的『小』我覺得不符合你的氣質~ 」小姑娘認真的說到。

「這你都知道啊!這是個聰明伶俐的小丫頭。」張筱筱十分吃驚道,要不是她名字中帶個筱字,這首詩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還好吧,我都7歲了呢,我叔叔7歲的時候可是家族裏邊有名的小才子。

而且這首詩的標題叫做山中別龐十,我叔叔剛好排行第十,所以,特意將這首詩教給了我。「小姑娘一本正經的繼續道」你看啊,叔叔是龐十,這首詩裏還有個『筱』字,你們多有緣啊。要不你做我的嬸嬸吧,我以後還管你叫姐姐。我真的超喜歡你呢。「

「這……」尴尬,無言的尴尬……兩個小年輕真的是招架不住這個自帶紅娘體質的小姑娘哈。

「那啥,我們得先回家了,下次有機會請你吃飯哈。今天真的感謝你了,筱筱大美女。」

「嗯,應該是我感謝你啊,說好了,下次我請客,微信聯系,拜拜了。」

在回家的路上,帥氣的、聰明的、有才氣的龐世峰就再也無法在張筱筱的腦海裏消散去。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心動,這種感覺真好!

這是一個隱蔽的房間,燈光昏暗,房間裏擺放著各種道具。

一個絕美的胴體,綁在房間正中央的椅子上,修長的雙腿被綁成了一個大大的一字,雙手被反綁在椅子靠背上。

渾圓的屁股,微微向前傾。特別吸引人的是大腿根部那耀人的一抹紅,潺潺淫水幾乎流了一椅子。絕美的蝴蝶穴也正在一張一合的律動著,給了人更加大的誘惑。

不過,絕美胴體上面有著很不和諧的幾道紅色的鞭印,讓人心疼而又興奮。

再往上,就是一張冷豔的絕世面容,嘲弄而又冷眼看著前邊那個胖子。

對,是個禿頂的肥膩胖子,面容倒是挺慈祥,「真是個好苗子,才甩了幾鞭子,就出了這麽多水,真他媽騷。」說完,還晃了晃手中的皮鞭。

「幹你該幹的事情,別得了便宜賣乖,要不是因爲他,你有這樣的機會嗎?」

女子一臉正色道。

「好說好說,調教幾次之後,你就該求著我草你了。像你這樣的女人多了去了。」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說完,便歪著那道貌岸然的頭直接朝那絕美的蝴蝶穴湊去。

「請你記住,除了綁我和解綁的時候,你都不可以碰我的。你好歹是個大學教授,怎麽說的話這麽粗俗!」女子依然冷靜的答道,但聲音中分明又有了幾分激動。

「是啊,我不碰你,聞都不讓聞嗎?」男人戲谑到。「媽的,好鮮的逼味兒!」

「不過,你被我綁在了這兒,我想在想幹什麽都可以。不知你聽說過『三年不虧,五年血賺』的段子沒?」男人邪惡的笑著說。

「你可以試試。」女子說完之後,便閉著眼不在搭理他,神情中盡是嘲弄。

男人也不再廢話,他知道這女的通過言語攻擊並不會有太大的起色。隻能通過物理上的虐待看有沒有機會激活她心中最深處的M情節。

暗室中的處罰仍在繼續……

誰知道明天會是什麽樣的?

人的一生會有很多的際遇,你真的不知道你今天遇到的是天使還是惡魔。遇到了真愛當然很好,可是,千萬不要把愛一次性打出去,很有可能會萬劫不複。

龐飛雪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苦惱,今年她剛好15歲,成績優異,品德優良。

不僅漂亮,而且多才多藝,在她們高中是絕對的校花。可是,就在這學期,轉學來了一個超級大帥哥。

原本,永遠的年級第一龐飛雪同學在最近的幾次考試都隻能屈居第二。這讓她著實憋著一股勁要勝過這帥哥一次。可意外的是,幾天前的一次籃球比賽,大帥哥的飒爽英姿竟讓永遠高傲的龐飛雪忽然間有了心動的感覺。

可愛的龐飛雪同學,現在就很尴尬了,一般都是她讓別人尴尬的。現在體會這種矛盾的心理,實在是讓她哭笑不得。首先,在學習上,該名同學是她頭等敵人;而,她那心動的感覺又讓她對他半點恨不起來。說起來,最讓她生氣的可能就是,平時她永遠都是衆人焦點;如今不僅焦點漸漸不穩,連搶了這等地位的人也對她愛答不理的。雖然,她看不上那些對她各種獻殷勤的男生,可是她也接受不了有人會對她如此冷淡。這劇情發展不對啊!再怎麽樣我也是女二,怎麽著就會遇到這麽強大的一個對手呢?過分了啊,老鐵。

于是乎,可愛的飛雪就在這似動不動,似怒不怒的心跳中煎熬著……

 

 

 

 

 

 

(二)調教

密室。

「慧兒,你這名字是咋想出來的?我總感覺還是以前的名字叫起來有感覺……」禿頭的慈祥胖子淫蕩的望著那個被叫做慧兒的絕美女人。

「萬子平,我真的很討厭你的聲音,我時間很寶貴,完事了就趕緊滾,我不想多看你一眼。」慧兒恨恨的看著被稱爲萬子平的人。

啪!萬子平手中的皮鞭非常淩厲的打在了慧兒的嘴上,差點把她眼淚打出來了,隻見神情中的仇恨更甚,可是更多的分明是一種無奈、羞辱的感情。其實,因爲鞭子是最柔軟的羔羊皮編制,而且萬子平的手法又十分考究,打在肉體上並不會特別的疼。但更多的是一種讓慧兒羞辱的感覺,她並不熟悉這個男人,然後,第一次見面就赤身相見,全身更是綁著讓人屈辱的紅繩。無恥的萬子平惡狠狠的說道:「叫你一聲慧兒,是給你臉了是吧?你現在充其量就是一個女仆、一條母狗,綁著紅繩的母狗。你要自己不樂意,幹嘛自己把衣服脫了。把這大腿劈成這麽大一個一字,想說明自己瑜伽練得好?很柔和是嗎?別以爲自己很高尚,老子剛綁你的時候根本都不想碰你,肮髒的母狗,惡心。老子沒讓你說話,你就閉嘴。

瞧你這操行,鞭了沒幾下,看著騷穴的水流得,啧啧啧……「說完,又娴熟的操練著鞭子,往美人那絕美的蝴蝶穴上撩了幾下。

此時的慧兒是極度生氣的,她特別想反駁,可這令人討厭的人說得又沒什麽毛病。按照慧兒的身手,她是可以秒殺萬子平的,她曾經專門學習過巴西柔術,而且天賦極高。奈何此時被那討厭的紅繩給制住了,氣得她全身顫抖,硬生生憋著一口氣,低下來頭不再言語。哪怕擁有獨特觸感的皮鞭觸摸在那因爲快感充血而極度敏感的小穴上都沒有讓她有半點感覺。

眼看著驕傲的女人不再言語,萬子平知道此時也不必多言,羞辱的效果已經出來了。于是他又按照節奏重新拍打著慧兒其他敏感的地方。一會兒拍在那豐滿的咪咪上,一會兒拍在那平滑的腹部,一會兒拿著須須撓著女人秀氣的腳底,一會兒遊泳皮鞭從女人白玉般的脖子間拂過。期初女人因爲生氣而遲遲沒有反應,慢慢的竟然也沈浸在其中了。潺潺淫水又漸漸多了起來,伴隨著女人壓抑的呻吟聲顯得格外的誘人。

「咔嚓。」突然一道燈光打在了慧兒的身上。

「你在幹什麽?」慧兒厲聲喝道,一下子從迷離中驚醒過來。

「自然是拍照啊,這麽美的風景可不得記錄下來嗎?」萬子平無不譏笑道,「我不僅要拍,而且要大拍特牌,不僅要把你前邊後邊整體都拍進去。你這挺翹的胸,鮮嫩的穴,我全他媽要拍成特寫,我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多麽的淫蕩!」

「誰讓你拍的?」慧兒都快急哭了,但聲音分明少了之前的那份氣勢。

「我記得規矩隻是說不讓我碰你,其他可沒有規定哦!」萬子平強詞奪理到。

「可也說了不讓把這件事情傳播開去啊!」

「對啊,我隻是拍下來,又不打算帶走。剛剛那樣說完全是爲了取悅你。我已經聽你老公說過,他帶你野外露出好幾次了,你每次玩得都挺歡的。誰知道,氣質這麽好的女醫生,竟然是個臭不要臉的暴露癖,哈哈,笑死個人了。」

知道圖片不會傳開,慧兒稍稍安定了一點。她知道自己要少說話,不能讓那惡心的人得逞,于是很快便又從激動的情緒中冷靜了下來。神情又恢複如初,甚至有點寒意,讓不小心看到她眼神的萬子平打了好幾個寒顫。

伴隨著不停的咔嚓聲,慧兒又多了幾分快感,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的那幾次野外露出,有好幾次都特別危險。甚至,她心中還在暗暗的想象著有一條自己的全裸照片被全世界的男人都看到了,他們對著她的照片一頓狂撸……

萬子平看著迷離中的慧兒,心中無限感慨,嗯,這可真是個好苗子。他自問自己也是見過各色美女的,但無疑這個慧兒是他見過最美的女神,而且這女人還有著這麽強烈的暴露癖。每次,當他鏡頭打在女人的胸或者小穴上的時候,明顯得能感覺到慧兒的激動。

更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再一次長時間的小穴特寫定焦的時候,慧兒竟然噴了!

雖然,量不大,但是,那清亮柔和的幅度甚至都有了一股讓萬子平感動匍匐的想法。可是,這個是調教哎,這是女奴,可不是女神呀!萬子平是想羞辱慧兒的,可是這節骨眼上,作爲一個資深的調教者,心中所想不是暴虐的玩弄,竟然是感動和愛!這要是傳將開去,他萬子平在字母界的名聲可就毀于一旦了。于是,他稍微調整了一下情緒,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好鮮的逼味兒啊!」

作爲在場的另外一個人,此時的心情也是很糟糕的。明明不喜歡這個人,明明不想來這兒進行所謂的調教,明明不想拍這些色情的照片。跟老公玩野外露出是一回事,跟這頭惡心的豬玩sm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可是,萬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然噴了?難道,慧兒我真的這麽淫蕩麽?其實,對于慧兒來講,潮噴這種事情真是可遇不可求,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無論是老公的大肉棒九淺一深,亦或是加藤鷹之上帝右手刺激G點肉,特不會十拿九穩的讓她噴出來。慧兒,表示很尴尬,她竟然在這麽惡心的人面前噴了出來!什麽?好鮮的逼味兒?

怎麽又說了一遍,不應該借機羞辱我嗎?這萬子平不正常啊!難怪,那些男人這麽喜歡我這看起來挺醜的小妹妹,原來真的好鮮哦!女人啊,還真是感性的,哪怕理性如慧兒,此時也是一頓亂想著。她此時,竟然因爲討厭的萬子平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而竊喜了起來。不過,沒等她迷離多久,那肮髒的手竟然碰了上來!

「幹什麽!說了不能碰我的。」雖然慧兒的聲音有點急,但竟然多了一絲絲之前從來沒有的嬌羞。看來,不管什麽女人,隻要能讓她在合適的時候高潮,她都可以變得很溫柔的。

「換種姿勢啊,喲,你看你噴完之後整個房間都香了起來,太刺激了。我都快忍不住了。啧啧啧,你看你這身子的潮紅了,比之前軟多了。爽嗎?哼,還不願意,跟我玩多了,保證你爽個夠!」說完,又開始忙活了起來。

令慧兒意外的是,他竟然把紅繩解開了,並且沒有繼續要綁的意思。隻見她身上綁的一道道深深淺淺的印子都有些發白了。接著萬子平遞過來一塊溫熱的毛巾,「稍微收拾收拾,休息一下,活動活動,別傷著了,這個遊戲玩一天兩天都可沒什麽意思。你那淫水也稍微整理一下,不要妄想來勾引我,騷……」結果被慧兒一瞪,母狗兩個字硬生生沒說出來。

慧兒接過毛巾,也不再搭理他,稍微把小穴那擦了擦,喝了口水,就坐在床上休息了。

過了一會,萬子平見慧兒身上的印子消散的差不多,便命令道,「把這套內衣穿上,你這皮膚恢複得挺快的嘛,年輕就是好。」

瞧了一眼,隻見床上有件黑色的內褲,紅色的內衣,還有一雙蕾絲邊的黑絲,慧兒皺了皺眉,這不是一套女仆裝嗎?之前叫我女仆就算了,現在還要繼續羞辱我?

「趕緊的,這套女仆裝穿在你身上一定特別的誘人,別耽誤時間了,我待會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什麽?還有什麽比我還重要。這是慧兒心裏的第一反應,她也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到了,什麽時候自己竟然愛上這個活動了?雖然,不樂意,慧兒還是很不情願的把這套內衣穿上了。

擺著了拍了幾張之後,萬子平說道:「這樣,你跪在穿上,背朝著我,頭發甩在右側,頭微擡。對對對,就是這樣,屁股稍微再擡高一點,嗯嗯,不錯,不錯。像條母狗了,別動,準備拍了。」

于是乎,一張絕美的照片便呈現了出來,隻見慧兒上身著紅色內衣,內衣的線條與美背相襯得極爲有美感,特別的有肉感而又精緻無比。黑色丁字褲堪堪遮住了絕美的小穴和菊洞。內褲的後邊是镂空的,下沿是紅色的蕾絲帶,黑紅交映,顯得極爲性感。另外就是綁在腰上的黑色腰帶,系上了蝴蝶結,又平添了一絲可愛。更讓人熱血沸騰的是美腿上的蕾絲邊絲襪,把美腿襯托得更爲透亮和緊緻,讓人欲罷不能。

「來來來,接著坐在椅子上,最後一組照片。」說完,又拿起了之前的紅繩,「坐在椅子上。」

由于輕車熟路了,慧兒也沒猶豫,擺上了一開始的動作,任由萬子平又綁在了椅子上。不過讓她意外的是,萬子平走開了,慢條斯理的把攝影設備都收了起來。

「你不是說最後一組照片了嗎?」沒有人回應她,甚至萬子平都繞到了她背後,淅淅索索不知道在收拾著什麽。

過了三分鍾,隻見萬子平搬了一個小台子走到了她面前,不過這一次,他沒有穿一件衣服,黑黝黝的大雞巴雄赳赳氣昂昂的指著慧兒。

「你要幹什麽?別碰我。」慧兒焦急的說著。

「自然是幹……」萬子平故意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盯著慧兒,她越是焦急,他越是歡喜,「……重要的事情啊!碰肯定不會碰你的,我可是個信守承諾的人,但老子會射你臉上。媽的,你倒是爽夠了,這下該我了。」

「你敢!」

「你倒是打我啊,哈哈哈哈,」萬子平,一邊說著,一邊撸動著,「爲了今天,我可是忍了半個月啊!」

慧兒倒是慢慢冷靜了下來,她知道自己越是著急,越是讓這個賤人得逞。于是乎,熟悉的寒霜又恢複到慧兒的臉上。

對于,萬子平來說,你若是焦急,我有征服感;你若是盛氣淩人,我又有僭越的快感。隻要是你慧兒大美人,隻要射在你臉上,我就會開心死了。

隨著一波一波快感襲來,很快,萬子平就忍受不了了,「我來了!美人!……」

一股,兩股……十幾股……大多射在了慧兒的臉上,有的是射在了內衣上,有的射在了內褲上,有的射在了絲襪上。隨著激情的射精結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萬子平竟然從台子上甩了下來!「哎呦……」隨著一聲慘呼,過了半天萬子平才爬了起來,右邊身子,有的地方紅了,有的地方破了,有的地方紫了。要不是他身肥體胖,估計骨頭都有可能摔斷。

看著討厭的萬子平甩了個狗吃屎,慧兒忍不住笑了起來,可她那美麗的最後微微張開的時候,肮髒的精液就不聽話的往她嘴裏鑽。結果,美人的譏笑戛然而止。萬子平惡狠狠的看著她,「本來隻想讓你待十分鍾的,那你再這兒再待個半小時吧。」說著,按了椅子上一個開關,「繩子半小時以後會自動打開的。你慢慢享受我送給你的洗禮吧,哈哈哈哈,哎呦……哎呦……」完事之後,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再不走就是死啊,萬子平知道自己玩過了,心裏還有點害怕呢,這小妮子多厲害,他可是好幾年前就知道了。

可憐的慧兒,就這樣被遺棄在了這討厭的密室了,周身都是肮髒的精液,那惡心的氣味,讓她感覺到了無限的屈辱。她不小心發現,竟然又開始流水了,自己真的這麽淫蕩麽?

半個小時候後,慧兒洗了個澡,把密室稍微收拾了一下,穿上之前的衣服,就離開了這裏。

「哼,姓萬的,你要小心點。還有,老公……如果今晚上你不狠狠要我的話,我就把你給休了!」

(一)心動的感覺

一切都一切都應該從頭說起,那是一個惬意的下午,陽光明媚,鳥語花香。

我們的女主角張筱筱正在去電玩城的路上~ 她有個特別的愛好,就是夾娃娃,家裏邊大大小小,千姿百態的娃娃已經擺不下了。今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新出的「喜羊羊」玩偶。

作爲一個骨灰級夾娃娃選手,不曾想竟然在今日折戟成沙,都夾了100多次,200多塊錢了,一隻隻喜羊羊依然待在玻璃框中似乎嘲弄著的眼神盯著她。

因爲,就兩個喜羊羊窗口,其他等不及的人也頗有微詞,在背後小聲的議論著什麽。

「要不我來幫你試一試吧?」突然一個溫柔的男生在左側響起。

張筱筱轉頭一看,隻見一個特別帥氣的小夥子,牽著一個特別可愛的小姑娘,大概6、7歲的樣子,甚是討人喜歡。

還沒等張筱筱回複,男生又主動說了:「是這樣的,今天我帶侄女來夾娃娃,她特別喜歡喜羊羊。但是排了很久的隊也沒有排上,她晚上就要趕飛機回家了。所以,您看,要不我幫你試一試?」

其實,張筱筱也正玩得有點心煩,她正好休息一下,如果能加上來更好,如果夾不上來也沒事,畢竟是個大帥哥呀。

「嗯,那你來試試吧!不過我的幣隻夠夾5次了,你先夾著,我再去買點幣。」

張筱筱冷淡的回答道。

「不用了,我這的幣可以夾上個50多次,而且,隻要給我侄女夾上一個就行了,你就在這幫我加油就行。謝謝你了哈」

「謝謝阿姨,你真的超級漂亮哈,我要是有這麽漂亮一個嬸嬸就好啦!」小姑娘雀躍的、甜甜的沖著張筱筱笑說著。

雖然童言無忌,可還是把兩個小大人整得羞紅了臉。小夥子,趕緊接過了控制按鈕,演示了突然的尴尬。

很快,張筱筱的5次機會用完了,依然一無所獲。小夥子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哈,待會如果夾到了,第一個就給你哈。」

「沒關系,你繼續~ 給小妹妹夾到更重要。」

「謝謝小姐姐,你真的又漂亮又善良啊。不過,我也覺得第一個給你啊。」

小妹妹真誠的說到。

一路無言,小夥子繼續認真的夾著娃娃,當小夥子隻剩10次機會的時候,終于夾上來了第一個,「這個給你,感謝你了哈!」

同時也聽到小姑娘雀躍的跳起來了,「叔叔真棒,我好喜歡你哦。」

「還是給小姑娘吧~ 我離家近,隨時都可以過來的。」

「沒事,說好的,第一個給你,」說著硬塞到了張筱筱手裏,「而且,我已經掌握了訣竅。」小夥子神秘的笑著說道。

果不其然,剩下的9次機會,果然又整了5個上來。

然後,張筱筱4個,小姑娘一人2個,十分開心的抱著娃娃,並讓給後面的人去夾了。

「剛那小夥子,真的很牛啊,應該是打破這台機器的記錄了。」

「對啊,我聽說,之前最高紀錄是一個人一天夾了3個,這個娃娃太光滑了,夾起來的難度很大的。」

背後的人竊竊私語。

「你好,我叫龐世峰,今天非常感謝你。」

「我叫張筱筱,應該感謝你才對啊,不過我有個疑問哈。」

「請說!」

「爲什麽你開始都夾不上來,直到最後幾次突然有如神助哈?」

「因爲,」龐世峰故意停頓了一下,「這是我第一次夾娃娃,前邊一直都是在適應手感和力度,說起來,你還是我的師父呢。」龐世峰說著還不好意思的看著張筱筱。

「哇!第一次夾娃娃就這麽厲害了啊!趕緊的,加一下微信,以後,夾娃娃遇到瓶頸,就直接呼你啦~ 」張筱筱開心的說著,聲音都不自覺大了起來。

「好的,我也正有此意呢,能夠與這麽個大美女一起夾娃娃是我的榮幸。」

龐世峰趕緊接話道。

「哼!叔叔真過分,合著跟我夾娃娃就不開心咯,我就不漂亮咯。」小姑娘吃醋到。

「漂亮,漂亮,飛雪(小姑娘)是最漂亮的啦!」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到,說完還相視一笑。

「哼哼哼,這還差不多。」笑容一會就浮上了可愛的小姑娘臉上。

「原來你叫飛雪哈,很好聽的名字啊!你這麽活潑,皮膚這麽雪白,真的挺合適你的。」

「謝謝姐姐,你名字中的xiao應該是『幽娟松筱徑』的筱吧?大小的『小』我覺得不符合你的氣質~ 」小姑娘認真的說到。

「這你都知道啊!這是個聰明伶俐的小丫頭。」張筱筱十分吃驚道,要不是她名字中帶個筱字,這首詩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

「還好吧,我都7歲了呢,我叔叔7歲的時候可是家族裏邊有名的小才子。

而且這首詩的標題叫做山中別龐十,我叔叔剛好排行第十,所以,特意將這首詩教給了我。「小姑娘一本正經的繼續道」你看啊,叔叔是龐十,這首詩裏還有個『筱』字,你們多有緣啊。要不你做我的嬸嬸吧,我以後還管你叫姐姐。我真的超喜歡你呢。「

「這……」尴尬,無言的尴尬……兩個小年輕真的是招架不住這個自帶紅娘體質的小姑娘哈。

「那啥,我們得先回家了,下次有機會請你吃飯哈。今天真的感謝你了,筱筱大美女。」

「嗯,應該是我感謝你啊,說好了,下次我請客,微信聯系,拜拜了。」

在回家的路上,帥氣的、聰明的、有才氣的龐世峰就再也無法在張筱筱的腦海裏消散去。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心動,這種感覺真好!

這是一個隱蔽的房間,燈光昏暗,房間裏擺放著各種道具。

一個絕美的胴體,綁在房間正中央的椅子上,修長的雙腿被綁成了一個大大的一字,雙手被反綁在椅子靠背上。

渾圓的屁股,微微向前傾。特別吸引人的是大腿根部那耀人的一抹紅,潺潺淫水幾乎流了一椅子。絕美的蝴蝶穴也正在一張一合的律動著,給了人更加大的誘惑。

不過,絕美胴體上面有著很不和諧的幾道紅色的鞭印,讓人心疼而又興奮。

再往上,就是一張冷豔的絕世面容,嘲弄而又冷眼看著前邊那個胖子。

對,是個禿頂的肥膩胖子,面容倒是挺慈祥,「真是個好苗子,才甩了幾鞭子,就出了這麽多水,真他媽騷。」說完,還晃了晃手中的皮鞭。

「幹你該幹的事情,別得了便宜賣乖,要不是因爲他,你有這樣的機會嗎?」

女子一臉正色道。

「好說好說,調教幾次之後,你就該求著我草你了。像你這樣的女人多了去了。」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說完,便歪著那道貌岸然的頭直接朝那絕美的蝴蝶穴湊去。

「請你記住,除了綁我和解綁的時候,你都不可以碰我的。你好歹是個大學教授,怎麽說的話這麽粗俗!」女子依然冷靜的答道,但聲音中分明又有了幾分激動。

「是啊,我不碰你,聞都不讓聞嗎?」男人戲谑到。「媽的,好鮮的逼味兒!」

「不過,你被我綁在了這兒,我想在想幹什麽都可以。不知你聽說過『三年不虧,五年血賺』的段子沒?」男人邪惡的笑著說。

「你可以試試。」女子說完之後,便閉著眼不在搭理他,神情中盡是嘲弄。

男人也不再廢話,他知道這女的通過言語攻擊並不會有太大的起色。隻能通過物理上的虐待看有沒有機會激活她心中最深處的M情節。

暗室中的處罰仍在繼續……

誰知道明天會是什麽樣的?

人的一生會有很多的際遇,你真的不知道你今天遇到的是天使還是惡魔。遇到了真愛當然很好,可是,千萬不要把愛一次性打出去,很有可能會萬劫不複。

龐飛雪最近就遇到了這樣的苦惱,今年她剛好15歲,成績優異,品德優良。

不僅漂亮,而且多才多藝,在她們高中是絕對的校花。可是,就在這學期,轉學來了一個超級大帥哥。

原本,永遠的年級第一龐飛雪同學在最近的幾次考試都隻能屈居第二。這讓她著實憋著一股勁要勝過這帥哥一次。可意外的是,幾天前的一次籃球比賽,大帥哥的飒爽英姿竟讓永遠高傲的龐飛雪忽然間有了心動的感覺。

可愛的龐飛雪同學,現在就很尴尬了,一般都是她讓別人尴尬的。現在體會這種矛盾的心理,實在是讓她哭笑不得。首先,在學習上,該名同學是她頭等敵人;而,她那心動的感覺又讓她對他半點恨不起來。說起來,最讓她生氣的可能就是,平時她永遠都是衆人焦點;如今不僅焦點漸漸不穩,連搶了這等地位的人也對她愛答不理的。雖然,她看不上那些對她各種獻殷勤的男生,可是她也接受不了有人會對她如此冷淡。這劇情發展不對啊!再怎麽樣我也是女二,怎麽著就會遇到這麽強大的一個對手呢?過分了啊,老鐵。

于是乎,可愛的飛雪就在這似動不動,似怒不怒的心跳中煎熬著……

 

 

 

 

 

 

(二)調教

密室。

「慧兒,你這名字是咋想出來的?我總感覺還是以前的名字叫起來有感覺……」禿頭的慈祥胖子淫蕩的望著那個被叫做慧兒的絕美女人。

「萬子平,我真的很討厭你的聲音,我時間很寶貴,完事了就趕緊滾,我不想多看你一眼。」慧兒恨恨的看著被稱爲萬子平的人。

啪!萬子平手中的皮鞭非常淩厲的打在了慧兒的嘴上,差點把她眼淚打出來了,隻見神情中的仇恨更甚,可是更多的分明是一種無奈、羞辱的感情。其實,因爲鞭子是最柔軟的羔羊皮編制,而且萬子平的手法又十分考究,打在肉體上並不會特別的疼。但更多的是一種讓慧兒羞辱的感覺,她並不熟悉這個男人,然後,第一次見面就赤身相見,全身更是綁著讓人屈辱的紅繩。無恥的萬子平惡狠狠的說道:「叫你一聲慧兒,是給你臉了是吧?你現在充其量就是一個女仆、一條母狗,綁著紅繩的母狗。你要自己不樂意,幹嘛自己把衣服脫了。把這大腿劈成這麽大一個一字,想說明自己瑜伽練得好?很柔和是嗎?別以爲自己很高尚,老子剛綁你的時候根本都不想碰你,肮髒的母狗,惡心。老子沒讓你說話,你就閉嘴。

瞧你這操行,鞭了沒幾下,看著騷穴的水流得,啧啧啧……「說完,又娴熟的操練著鞭子,往美人那絕美的蝴蝶穴上撩了幾下。

此時的慧兒是極度生氣的,她特別想反駁,可這令人討厭的人說得又沒什麽毛病。按照慧兒的身手,她是可以秒殺萬子平的,她曾經專門學習過巴西柔術,而且天賦極高。奈何此時被那討厭的紅繩給制住了,氣得她全身顫抖,硬生生憋著一口氣,低下來頭不再言語。哪怕擁有獨特觸感的皮鞭觸摸在那因爲快感充血而極度敏感的小穴上都沒有讓她有半點感覺。

眼看著驕傲的女人不再言語,萬子平知道此時也不必多言,羞辱的效果已經出來了。于是他又按照節奏重新拍打著慧兒其他敏感的地方。一會兒拍在那豐滿的咪咪上,一會兒拍在那平滑的腹部,一會兒拿著須須撓著女人秀氣的腳底,一會兒遊泳皮鞭從女人白玉般的脖子間拂過。期初女人因爲生氣而遲遲沒有反應,慢慢的竟然也沈浸在其中了。潺潺淫水又漸漸多了起來,伴隨著女人壓抑的呻吟聲顯得格外的誘人。

「咔嚓。」突然一道燈光打在了慧兒的身上。

「你在幹什麽?」慧兒厲聲喝道,一下子從迷離中驚醒過來。

「自然是拍照啊,這麽美的風景可不得記錄下來嗎?」萬子平無不譏笑道,「我不僅要拍,而且要大拍特牌,不僅要把你前邊後邊整體都拍進去。你這挺翹的胸,鮮嫩的穴,我全他媽要拍成特寫,我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多麽的淫蕩!」

「誰讓你拍的?」慧兒都快急哭了,但聲音分明少了之前的那份氣勢。

「我記得規矩隻是說不讓我碰你,其他可沒有規定哦!」萬子平強詞奪理到。

「可也說了不讓把這件事情傳播開去啊!」

「對啊,我隻是拍下來,又不打算帶走。剛剛那樣說完全是爲了取悅你。我已經聽你老公說過,他帶你野外露出好幾次了,你每次玩得都挺歡的。誰知道,氣質這麽好的女醫生,竟然是個臭不要臉的暴露癖,哈哈,笑死個人了。」

知道圖片不會傳開,慧兒稍稍安定了一點。她知道自己要少說話,不能讓那惡心的人得逞,于是很快便又從激動的情緒中冷靜了下來。神情又恢複如初,甚至有點寒意,讓不小心看到她眼神的萬子平打了好幾個寒顫。

伴隨著不停的咔嚓聲,慧兒又多了幾分快感,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的那幾次野外露出,有好幾次都特別危險。甚至,她心中還在暗暗的想象著有一條自己的全裸照片被全世界的男人都看到了,他們對著她的照片一頓狂撸……

萬子平看著迷離中的慧兒,心中無限感慨,嗯,這可真是個好苗子。他自問自己也是見過各色美女的,但無疑這個慧兒是他見過最美的女神,而且這女人還有著這麽強烈的暴露癖。每次,當他鏡頭打在女人的胸或者小穴上的時候,明顯得能感覺到慧兒的激動。

更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再一次長時間的小穴特寫定焦的時候,慧兒竟然噴了!

雖然,量不大,但是,那清亮柔和的幅度甚至都有了一股讓萬子平感動匍匐的想法。可是,這個是調教哎,這是女奴,可不是女神呀!萬子平是想羞辱慧兒的,可是這節骨眼上,作爲一個資深的調教者,心中所想不是暴虐的玩弄,竟然是感動和愛!這要是傳將開去,他萬子平在字母界的名聲可就毀于一旦了。于是,他稍微調整了一下情緒,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好鮮的逼味兒啊!」

作爲在場的另外一個人,此時的心情也是很糟糕的。明明不喜歡這個人,明明不想來這兒進行所謂的調教,明明不想拍這些色情的照片。跟老公玩野外露出是一回事,跟這頭惡心的豬玩sm又是另外一件事情。可是,萬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她竟然噴了?難道,慧兒我真的這麽淫蕩麽?其實,對于慧兒來講,潮噴這種事情真是可遇不可求,完全是不受自己控制的。無論是老公的大肉棒九淺一深,亦或是加藤鷹之上帝右手刺激G點肉,特不會十拿九穩的讓她噴出來。慧兒,表示很尴尬,她竟然在這麽惡心的人面前噴了出來!什麽?好鮮的逼味兒?

怎麽又說了一遍,不應該借機羞辱我嗎?這萬子平不正常啊!難怪,那些男人這麽喜歡我這看起來挺醜的小妹妹,原來真的好鮮哦!女人啊,還真是感性的,哪怕理性如慧兒,此時也是一頓亂想著。她此時,竟然因爲討厭的萬子平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而竊喜了起來。不過,沒等她迷離多久,那肮髒的手竟然碰了上來!

「幹什麽!說了不能碰我的。」雖然慧兒的聲音有點急,但竟然多了一絲絲之前從來沒有的嬌羞。看來,不管什麽女人,隻要能讓她在合適的時候高潮,她都可以變得很溫柔的。

「換種姿勢啊,喲,你看你噴完之後整個房間都香了起來,太刺激了。我都快忍不住了。啧啧啧,你看你這身子的潮紅了,比之前軟多了。爽嗎?哼,還不願意,跟我玩多了,保證你爽個夠!」說完,又開始忙活了起來。

令慧兒意外的是,他竟然把紅繩解開了,並且沒有繼續要綁的意思。隻見她身上綁的一道道深深淺淺的印子都有些發白了。接著萬子平遞過來一塊溫熱的毛巾,「稍微收拾收拾,休息一下,活動活動,別傷著了,這個遊戲玩一天兩天都可沒什麽意思。你那淫水也稍微整理一下,不要妄想來勾引我,騷……」結果被慧兒一瞪,母狗兩個字硬生生沒說出來。

慧兒接過毛巾,也不再搭理他,稍微把小穴那擦了擦,喝了口水,就坐在床上休息了。

過了一會,萬子平見慧兒身上的印子消散的差不多,便命令道,「把這套內衣穿上,你這皮膚恢複得挺快的嘛,年輕就是好。」

瞧了一眼,隻見床上有件黑色的內褲,紅色的內衣,還有一雙蕾絲邊的黑絲,慧兒皺了皺眉,這不是一套女仆裝嗎?之前叫我女仆就算了,現在還要繼續羞辱我?

「趕緊的,這套女仆裝穿在你身上一定特別的誘人,別耽誤時間了,我待會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什麽?還有什麽比我還重要。這是慧兒心裏的第一反應,她也被自己的這個想法嚇到了,什麽時候自己竟然愛上這個活動了?雖然,不樂意,慧兒還是很不情願的把這套內衣穿上了。

擺著了拍了幾張之後,萬子平說道:「這樣,你跪在穿上,背朝著我,頭發甩在右側,頭微擡。對對對,就是這樣,屁股稍微再擡高一點,嗯嗯,不錯,不錯。像條母狗了,別動,準備拍了。」

于是乎,一張絕美的照片便呈現了出來,隻見慧兒上身著紅色內衣,內衣的線條與美背相襯得極爲有美感,特別的有肉感而又精緻無比。黑色丁字褲堪堪遮住了絕美的小穴和菊洞。內褲的後邊是镂空的,下沿是紅色的蕾絲帶,黑紅交映,顯得極爲性感。另外就是綁在腰上的黑色腰帶,系上了蝴蝶結,又平添了一絲可愛。更讓人熱血沸騰的是美腿上的蕾絲邊絲襪,把美腿襯托得更爲透亮和緊緻,讓人欲罷不能。

「來來來,接著坐在椅子上,最後一組照片。」說完,又拿起了之前的紅繩,「坐在椅子上。」

由于輕車熟路了,慧兒也沒猶豫,擺上了一開始的動作,任由萬子平又綁在了椅子上。不過讓她意外的是,萬子平走開了,慢條斯理的把攝影設備都收了起來。

「你不是說最後一組照片了嗎?」沒有人回應她,甚至萬子平都繞到了她背後,淅淅索索不知道在收拾著什麽。

過了三分鍾,隻見萬子平搬了一個小台子走到了她面前,不過這一次,他沒有穿一件衣服,黑黝黝的大雞巴雄赳赳氣昂昂的指著慧兒。

「你要幹什麽?別碰我。」慧兒焦急的說著。

「自然是幹……」萬子平故意停頓了一下,意味深長的盯著慧兒,她越是焦急,他越是歡喜,「……重要的事情啊!碰肯定不會碰你的,我可是個信守承諾的人,但老子會射你臉上。媽的,你倒是爽夠了,這下該我了。」

「你敢!」

「你倒是打我啊,哈哈哈哈,」萬子平,一邊說著,一邊撸動著,「爲了今天,我可是忍了半個月啊!」

慧兒倒是慢慢冷靜了下來,她知道自己越是著急,越是讓這個賤人得逞。于是乎,熟悉的寒霜又恢複到慧兒的臉上。

對于,萬子平來說,你若是焦急,我有征服感;你若是盛氣淩人,我又有僭越的快感。隻要是你慧兒大美人,隻要射在你臉上,我就會開心死了。

隨著一波一波快感襲來,很快,萬子平就忍受不了了,「我來了!美人!……」

一股,兩股……十幾股……大多射在了慧兒的臉上,有的是射在了內衣上,有的射在了內褲上,有的射在了絲襪上。隨著激情的射精結束,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萬子平竟然從台子上甩了下來!「哎呦……」隨著一聲慘呼,過了半天萬子平才爬了起來,右邊身子,有的地方紅了,有的地方破了,有的地方紫了。要不是他身肥體胖,估計骨頭都有可能摔斷。

看著討厭的萬子平甩了個狗吃屎,慧兒忍不住笑了起來,可她那美麗的最後微微張開的時候,肮髒的精液就不聽話的往她嘴裏鑽。結果,美人的譏笑戛然而止。萬子平惡狠狠的看著她,「本來隻想讓你待十分鍾的,那你再這兒再待個半小時吧。」說著,按了椅子上一個開關,「繩子半小時以後會自動打開的。你慢慢享受我送給你的洗禮吧,哈哈哈哈,哎呦……哎呦……」完事之後,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再不走就是死啊,萬子平知道自己玩過了,心裏還有點害怕呢,這小妮子多厲害,他可是好幾年前就知道了。

可憐的慧兒,就這樣被遺棄在了這討厭的密室了,周身都是肮髒的精液,那惡心的氣味,讓她感覺到了無限的屈辱。她不小心發現,竟然又開始流水了,自己真的這麽淫蕩麽?

半個小時候後,慧兒洗了個澡,把密室稍微收拾了一下,穿上之前的衣服,就離開了這裏。

「哼,姓萬的,你要小心點。還有,老公……如果今晚上你不狠狠要我的話,我就把你給休了!」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12更新.